《海南通史》:一套海南历史的百科全书

贝斯特老虎

2018-11-08

  《海南通史》(第一~五卷)▓,周伟民▓、唐玲玲著▓,人民出版社2017年11月第一版  海南大学教授周伟民唐玲玲夫妇▓,穷三十年之力▓▓,撰成《海南通史》▓。 这部六卷本巨著的前五卷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▓。 笔者有幸拜读▓▓▓,获益匪浅▓▓▓,略说一点感想▓▓。   周▓▓、唐两先生,1988年辞别华中师范大学南迁海口不久,即从文学转向海南历史。 三十年来▓▓,他们走遍海南山水村寨▓,探访了古代遗迹,更北上粤桂黔▓,南下新马泰,直至北美欧洲▓,凡与海南和海南人有关的事情▓,都在他们的探访调查范围之内。 当然▓▓,披阅与海南有关的文献更是题中应有之义▓。

因此▓,本书既是传统意义上的案头之作▓▓▓,更是走访调查的实践成果▓▓▓。

  本书收纳了有关海南历史最为详尽的资料▓,从传统的文献典籍到丰富多彩的田野调查成果▓▓,从学者官员的著述到众多宗族的谱牒,从士大夫自己刻印的诗文集到渔民手绘的航海图“更路簿”▓,几乎无所不包▓。 我们若想了解海南历史的任何问题▓▓▓,都可以从这本书找到线索和信息▓。

就此而言▓,本书称得上海南历史的百科全书。

  与众多既有海南史、海南方志著作相比▓,本书最引人注目的是研究视野的拓展▓。 传统的海南研究实际上只是海南岛本土研究▓,且多限于已有典籍的搜求整理注释解说。

在周▓▓▓、唐两先生看来▓,广义的海南文化还包括侨居海外的数百万琼籍侨胞的文化。

海南人下南洋▓,既向外传播了海南本土文化▓,也把海外文化输入到了海南岛▓▓▓。 因此,海南不是一个封闭的地理概念▓,而是一个开放互动的文化共同体▓,它不受国界的限制而具有全球化的意义▓。 正是因此▓,在进入历史考察时▓,两先生便注意到了海盗▓、更路簿▓▓、宗族谱牒等诸多素来被人忽略的问题▓,并逐一作了深入细致的梳理▓、考证和分析▓,给人耳目一新之感▓。

  从汉代设置珠崖▓、儋耳两郡开始到宋代▓,其间将近千年,海南的行政建制和沿革变迁甚为复杂▓▓,诸多似是而非的历史细节▓,有待澄清。

本书不惜笔墨▓,充分借鉴前人研究成果▓▓,逐一作了考证分析▓▓▓,颇有说服力▓▓。

比如汉代马援▓、路博德两伏波将军,对开发海南有大功▓,在海南人民心目中地位尊崇,有庙宇祭祀。 但本书经过严格考证,明确指出▓,伏波将军本人并未登上海南岛▓。 又比如▓,孙吴政权曾经用兵海南▓,但并未在岛上设置行政管理机构▓。 唐以前▓,中央政府对海南的管理,大多是“遥领”▓,即行政机关设在湛江和雷州半岛一带▓,海南并无常驻官员▓。

类似实事求是的叙述▓▓,澄清了不少传说▓,对于准确理解海南的历史文化有大帮助。   在进入本书写作之前数十年间,周▓、唐两先生已经做了众多专题研究▓,诸如海南早期文明、海南金石碑刻▓▓、海南海盗史▓、海南渔民自己创造的航海指南——更路簿▓、宋氏家族、琼籍海外侨胞▓▓,等等▓,可谓琳琅满目▓,蔚为大观▓。 书中对一些问题的考证堪称谨严。

试举一例。 李德裕贬谪海南死于任所▓,有无直系后裔落籍海南▓,学术界有相当仔细深入的研究▓▓,且众所纷纭,莫衷一是▓。 周、唐两先生经过实地调查和文献研究▓▓▓,认为根据现有资料▓,无法作出明确结论▓。 故书中只是陈述张之洞寻访李德裕后裔这个有趣事件,并未下结论▓。   我读此书亦觉有小小遗憾▓,即编校质量欠佳,文字错讹▓▓▓,引文重复▓▓,所在多有。 希望将出的第六卷即当代卷无此遗憾▓,更希望全书再印时编校质量能有全面提升。

(单正平)来源:中华读书报责任编辑:虞鹰。